临夏信息网 欢迎您!
乔治·佩雷克《物:六十年代纪事

  乔治·佩雷克的《物:六十年代纪事》,本来在我这个年龄看是并不合适的,因为小说中的他们显然是未来的我们而非现在。内容很短,百页的篇幅,主人公就是他们,情节平易,甚或可以说没有情节。喜欢跌宕起伏的同学可能要绕过。

  乔治·佩雷克的《物:六十年代纪事》,本来在我这个年龄看是并不合适的,因为小说中的他们显然是未来的我们而非现在。内容很短,百页的篇幅,主人公就是他们,情节平易,甚或可以说没有情节。喜欢跌宕起伏的同学可能要绕过。

  作者本人说过,他写的是社会学小说,是反映那个社会的,也许其意固在于此;然而从读者接受的角度看,毋宁说是对某种人生状态的认真描写。因为,如果精细到丝丝入扣的物质世界的展示,而又不是为了凸显其中人的不知所措,那么既然已有博物馆,何须有此小说?他们不富裕也不贫穷,而正为此,他们渴望过上富足的生活,可是这个社会虽向所有人提供一切,然最终能供他们攫取的却很少,物质世界是一片汪洋大海,渴望满足而又无法满足的我们不过是内中伫立的孤岛。直到有一天他们想要逃离,开始想象另外一种的人生,于是他们离开巴黎去了斯法克斯,并在此度过了八个月。这八个月发生了什么可不重要,因为于他们而言,小说的结尾是他们又回到了巴黎,然后再次逃离。

  人生如何?原本我们可以想象另外的一种人生,而最终我们都回到了原点,不是么?他们曾经也多么憎恶体制,可是当他们自己也成为其中的一员的时候,他们又将如何?他们还不到三十岁,生活才刚刚开始,但由侍者端来的午餐的确是平淡无味的——无论他们是否已经拥有谢斯特菲尔德牌沙发和真皮扶手椅及银制餐具。

推荐图文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